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武侠古典  »  【娘子诱我喝死药】(11)【作者:q1150573046 (台中鱼)】
【娘子诱我喝死药】(11)【作者:q1150573046 (台中鱼)】
字数:3355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第十一章

  我从地上爬起来,跑到金莲的身前。

  只见她躺在桌子上面,已是衣衫不整,头发零乱,两条白嫩的大腿露在外面。
  腿中间的小布兜也被撕扯到一边。

  我双手抱住金莲,问道:「娘子,你没事吧?」

  这时金莲双腮发红,用手捂着脸「嘤嘤」

  地哭起来了。

  我的手拍着金莲的背安慰道:「娘子,莫怕,娘子,受委屈了。」

  金莲边哭边说:「相公,人家,人家的身子已经不干净了,怎么办?」
  我抱着金莲说:「没事的,娘子,没事的。」

  金莲也抱着我说:「你以后会不会嫌弃我?」

  我说:「不会的。」

  金莲又说:「那你以后,会不会拿这件事情来骂我?」

  我说:「不会的,我永远都不会那样。」

  然后我又伸出手道:「我发誓,我以后要拿这事为难你,我不是人,我是个王八。」

  金莲扑哧一笑,骂道:「不允许你胡说。」

  好不容易劝好了金莲,我又倒了茶跟她喝。

  晚上睡觉的时候。

  我们两个躺在床上都没有睡意。

  我翻了好几个身子,满脑子里都是金莲被辱的场景。

  一想到葛七把金莲按在桌子上,顿时一股酸意涌上头来,下面的鸡巴居然硬了起来。

  再想起葛七当时鸡巴那么大,居然没有插进去,自己居然心里有几分失望,要是能插进去捅几下,该多好。

  我这样想着又翻了个身,手也不自主地往档部摸去,自感到自己的鸡巴从来没有这样大过,这样硬过。

  这时金莲也翻了个身。

  我感觉她也没有睡着。

  我斜眼看去。

  金莲的衣着宽松,背影婀娜,顿时心里一荡。

  再想到她这么好的身子,几个时辰前曾被葛七压在身下,差点被插,内心居然又有几分快感。

  我听金莲鼻息不均,断定她必是没有睡着无疑了。

  今夜自己的下面又这么大这么硬。

  此时不用,更待何时?於是我翻身从后面抱住金莲。

  她果真没有睡着,被我抱住,全身还颤了一下。

  问道:「相公,你干嘛?」

  我一把把她扳过来说:「娘子,我,我想跟你做爱。」

  金莲双腿一紧说:「大半夜的你不睡觉,咋想这个。」

  我说:「我睡不着,特别想做,不知怎么了?下面胀得厉害。」

  金莲伸手摸了一下我的下面,她的腿突夹紧,然后笑我:「怎么硬成这样?」
  我也把手摸到金莲的下面,金莲的腿夹得很紧。

  我摸不到小穴的地方,但在大腿边摸索,居然也能摸出水来。

  我说:「娘子,你下面也流了水。」

  金莲骂道:「死相,哪有这样说人家的。」

  我翻身把金莲压在身下,说:「娘子我们做爱吧。」

  金莲故作挣紮道:「这样不好吧。」

  我一把脱掉她的裤子说:「有什么不好的。」

  她的裤子一被脱,两条白嫩的大腿就露了出来。

  就在我准备插进去之时。

  脑海里又浮现出葛七把金莲压在身下的场景,葛七也脱掉了她的裤子,当时她的两条腿也是这么叉开的。

  我的心里不由一酸,鸡鸡又更了几分。

  金莲躺在我的身下,哼哼唧唧起来。

  我把鸡鸡贴到她的小穴上。

  她叫道:「好硬啊,相公你今天这样硬。」

  我的鸡巴也感受到金莲下面的水超多。

  我看着金莲这张美丽但又充满性欲的脸,於是心里又是一酸,原来娘子也可以这么淫浪啊。

  当我把鸡巴插进她的蜜穴里面。

  她「昂——」

  一声大叫。

  声音浪的让人骨头都酥了。

  金莲一边享受着我的抽送,一边说:「好棒,这次好棒,相公,你今天怎么这样厉害。」

  我一边抽一边答道:「我也不知道,我只要一想到你前几个时辰的事,我下面就硬得厉害。」

  金莲双手抱着我的头问:「是葛七强奸我的那件事吗?」

  不知怎地,我听到金莲说起「强奸我」

  顿时就受不了。

  我说:「娘子,不要说了,我想射了。」

  金莲双腿对我一夹说:「不要射。」

  我说:「你腿不要夹我,不然我射得更快。」

  金莲,马上把腿松来,哀求道:「相公,不要射好不好?」

  我连忙把鸡巴从金莲的穴里抽出来,冷却一会。

  终於没了射的欲望。

  金莲用手推我,催道:「你好了没有?快进来。」

  我又翻身压上去。

  但不知怎么的,鸡鸡居然软了下来。

  插了两下,居然没有插进去。

  金莲着急道:「怎么回事?还磨蹭什么呢?」

  我说:「娘子,我,我,我不知咋地,下面居然软了。」

  金莲眉头一皱说:「怎么会这样?」

  我用手撸了撸想让鸡巴快点改观,但越撸,好像越软了。

  金莲急的双腿乱舞。

  又说:「现在好点了吗?」

  我又撸了两下说:「没,还没有。」

  金莲说:「真是的,我好需要,需要鸡巴,需要男人来干我。」

  我看着她的大腿,又想起葛七压着金莲的场景来。

  感觉鸡鸡好像有点生气了。

  於是我说:「娘子,你现在是不是特别需要男人的鸡巴?」

  金莲说:「是呀,快来。」

  我又问:「是不是,是个男人来上你都行?」

  金莲说:「只让你一个人上。快来。」

  我说:「我要是上不了呢?别人行不行?」

  金莲说:「哎呀,怎么会这样,我都受不了了,说真的,现在不管谁了,只要能来操我,我都情愿了。」

  我一边撸一边问:「那葛七来呢?」

  金莲的双腿不再舞动了,问:「没来由,提他做什么?他要是来了,不就跟你戴绿帽了吗?」

  我一听到「戴绿帽」

  三字,鸡巴一下子又硬了。

  我说:「娘子,我好像硬了,你再说一次,我一定能行。」

  金莲脸上露出诧异道:「那个王八蛋是个坏人啊?除了鸡巴大些,就是个人渣,就是个人渣。」

  我一听,心里不由一酸,原来葛七的鸡巴大都被娘子看到了。

  而且记这么清楚。

  於是我问:「你是不是喜欢鸡巴大的?」

  金莲说:「你,你怎么了?为什么这样问我?」

  我说:「你快说,我鸡巴快行了。」

  金莲於是说:「我,我喜欢鸡巴大的。好想有个大鸡蛋来插我呢。」

  我把硬起的鸡巴重新插进了金莲的骚穴里面。

  金莲又「啊」

  一声娇呼。

  我用力地操着她,使尽男人的威风,金莲在身下爽得昂昂叫。

  我看娘子这么开心,我也很有成就感,於是问:「娘子,感觉怎么样?」
  金莲叫道:「爽,好爽,好快乐。」

  我看着娘子在下面扭动着身体,嘴里叫床叫个不停,心里暗想,原来娘子这么骚啊。

  这么骚的老婆,我能管得住吗?以后会不会偷人?怎么办?她现在比妓女还骚呢?这么好的老婆,有一天要是真偷人怎么办?我会休了她吗?我肯定不会。
  我会包容她吗?我要包容她,她偷得更多怎么办?反正我一个人满足不了她。
  突然间,我想到她背后有一堆男人当她奸夫,心里又一阵酸。

  但又想想娘子不是那种人。

  这时金莲用手搂着我的脖子叫道:「我要,我还要。」

  我看着她的骚样,不由骂道:「骚货。」

  我直觉得她双腿一夹,又娇呼了一声。

  我问:「你咋了?」

  金莲笑道:「听相公这样叫我,我好受用。好喜欢。不如你再叫我两声吧。」
  啊?我原不过随口一说,还怕伤到她,却真没想到娘子居然喜欢别人这样叫她。

  於是我又试着叫:「骚货。」

  这时金莲腿夹得更厉害了。

  说:「对,就这样,骂我。」

  我看着娘子这么淫的样子,突然间有点陌生。

  但心想既然娘子开心,又不犯王法。

  於是边插边又说:「骚货,淫妇。」

  这时金莲「啊啊」

  大叫,屁股直往上送。

  叫道:「好,我好喜欢。」

  我常听街坊女人骂街,骂女人是淫妇,贱人,破鞋的。

  於是我说:「淫妇,贱人,破鞋。」

  这时金莲尖叫起来,一把抱着我说:「我要,对,我要。」

  我说:「娘子,别这样,否则我会射的。」

  谁知金莲根本不理会我,仍然在下面扭动得厉害,嘴里说:「要,要啊。」
  突然觉得自己就像被雷击到一样。

  全身酥软,爽快无比。

  然后感觉精子就一股股射向金莲体内。

  金莲才不管这样,还一个劲的动,说:「不要射,我还要。」

  我大口喘着气。

  金莲自己又动了一会,见我不动了,问:「你,你射了?」

  我爬起来,看着金莲还不满足的脸说:「嗯,我射了,你,你是不是还没有爽?对不起。」

  金莲脸上顿时闪过一丝失望。

  但很快金莲就调整过来了,她说:「没事的相公,你今天已经是超常发挥,我很满意了。你也累了吧。早点休息吧。」

  於是我从金莲身上下来,直感到两腿发抖,两眼发黑,还微微有几分反胃。
  我躺到床上。

  还有几分不安,於是又问:「娘子,你真的满足了吗?」

  金莲很不自然的一笑说:「我真的很好,相公,我们睡吧。」

  说着扯了被子,也躺下来。

  我太累了,一闭上眼就没了知觉了。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夜蒅星宸 金币 +8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