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校园春色  »  【网红-调教弱气乙女】(02)【作者:qianwang007】
【网红-调教弱气乙女】(02)【作者:qianwang007】
字数:7123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调教弱气乙女(二)(本章无色)

  「贱货,贱货,陈琳琳你他妈的就是个贱货,在学校他妈的装的像个圣女一样,在外面放荡得就是个婊子。」

  「那么贱格,那么放荡,大庭广众,朗朗乾坤,光天白日,就光着个屁股让人拍照,还像狗一样……贱人……屁股就那样摇,别人那么用力的拍,屁股都打红了,那对淫荡的奶子都被打红了,屁股还在摇。打的好,荡妇就该打,要打死才好。」

  「贱人,荡妇,呜呜呜……琳琳,你回来啊,别这样啊,呜呜呜……,你这个贱人,你要当婊子,我他妈的让你当个够……呜呜呜……」

  李俊一时骂,一时哭,幸好这条路这时没什么车,不然别人要么会打110说这里有个精神病,要么会打120说这里有个神经病。

  他是怎么回宿舍的?他也记不得了,也许是走回来的,也许是坐车回来的,这不重要了。疲累至极的他一头栽倒在床上,很快就呼呼睡去,手里还紧紧攥着那台手机。

  时间如同流水,有的人会在其中乘风破浪,有的人只是任由其悄悄流淌。
  李俊的室友们发现他有些变了,除了必须要上的课以外,大部分的时间都呆在寝室内;可一到周末,就看不到这人的踪影,只是在星期天的晚上才回到宿舍,带着满脸的疲惫,任谁都不理,只顾躺在床上,要么是睡觉,要么是看着手机发呆。

  「嗡~ 」桌子上的手机震动了一下,声音很是轻微,但在这安静的图书馆里,足以惊动它的主人。陈琳琳伸手拿起手机,视线依然舍不得离开《中国文学史概论》这本书,马上要考试了,教这门课的老师据说是个老处女,每次考试一定要down掉几个人才开心,她可不想成为其中之一。

  那是一条求加好友的信息,备注上写着:「弱气乙女?」

  陈琳琳反过手机,左右看了看,她所在的地方本来就是一个角落,周围没有几个人,而且看起来他们还沉浸在书本中,压根儿就没人注意她。她的手指轻按,手机屏幕瞬间点亮,露出了背景图,那是一朵兰花,花色淡雅,素洁。

  她加了对方好友,对方马上传来了下一条信息,「弱气乙女?」

  「你是?」

  「有人介绍我找你的,他说你很棒。」

  「那他说了我的要求没?」

  对方传过来一张照片,三十多岁的年龄,不是很帅,但自有一种成熟男人的风采,因为他随即在支付宝上打过来两万块。

  按照她的要求,事前付一半,那可就是四万啊,她可从来没做过这么大的一笔生意,而且对方愿意付出四万块这么多,很显然不仅仅是玩一点普通的玩意儿。
  陈琳琳忽然觉得有点热,这股热起自于腹部,发散到全身,然后又集中到小腹的位置,最后化成一点滑腻腻的东西流出来。她轻喘了一下,用力的夹了一下腿,左右看了看,继续看着手机,对方又传来一条信息。

  「周五晚上,你去新天希尔顿酒店前台报龙总的名字拿房卡。」随即头像暗淡下去,对方下线了。

  嗬,这人怎么这个样子,完全没问她是不是同意,就这样自顾自的说话,好像自己必须要听他的话一样。陈琳琳看着手机,有点发呆,她虽然做的是皮肉生意,但也讲究有情有愿,就这样自说自话算什么,我又不是他的小蜜或者是情妇。
  好讨厌!

  好霸道!

  姓龙?龙傲天?霸道总裁?

  这人真是一副霸道总裁的范儿,不像别的人那样磨磨唧唧的,这种事情,你出钱,我卖肉,还有什么好聊的,难道和你谈恋爱么?还想方设法打听自己的信息,那怎么行,万一传到学校,传到同学的耳朵里面,自己还活不活了。还有的居然还要讲价,死啊你,这样的人一律拉黑!我这样个名牌大学的学生,文学系的系花,当然要比别人贵才行啊,不然怎么肯将这被书香所熏染的身体,任由你们这些铜臭所鞭挞?怎么肯让我这吟诵过无数名篇雅言的嘴巴,去含你们那些腥臭的鸡巴。

  不过四万块?对方会玩什么?口交?不会,她知道自己有点值钱,但仅仅是口交值不了这么多钱,上个月在植物园车内口交,野外性交也才收了一万块。她当时是不愿意的,植物园门口喂,车来车往的,万一被看到就糟糕了。可男孩子那么帅,又愿意花钱,还是在可能会被发现植物园门口,而且态度强硬、粗暴…
  …她又夹了一下腿,要不是有这么多因素,她才不会在植物园里面再次口交外加性交呢。

  不是口交,那是肛交?捆绑?滴蜡?鞭打还是黄金圣水?AV片里面的各种场景纷至沓来,让她浑身发热,她觉得自己浑身麻酥酥的,对方就像一张巨手,正握着她并肆意的玩弄。

  啊,太变态了。如果太变态的事情,就算对方肯出四万块,我也不会做。
  她拍了一下桌子,声音不大,却在安静的图书馆里分外响亮,一时间引来周围的人纷纷注视。在这么多道目光的注视下,她觉得更热了,就好像刚才幻想的那些场景已经被暴露在大庭广众之下,心狂跳了起来,下体更湿了。

  她尽力保持声音的平静,低声解释道,「对不起,只是这段文章写的实在是太好了,实在是让人拍案叫绝……」又亮了亮手中的书,此时的她,说话的声音是软软柔柔,脸上的红晕更是加强了说服力,活脱脱的一个沉浸于书中不可自拔的文学少女。

  她不必解释,还是解释了,因为她就是这样一个含羞带怯,品性高雅的纯洁的文艺女孩。

  对,像我这样的纯洁少女,如果是太变态的事情,就绝对不会做……吧。
  时间有时过的很快,有时过的很慢,陈琳琳这个星期过的尤其慢。她周五下午没有课,同寝室的舍友都去为期末考试努力去了,她正好化妆。像她这样的少女,青春本就是最好的妆容,又加上天生丽质,让她在文学系光彩夺目;而她朴素的衣着,让人看不出的化妆,更是给人清纯如水的感觉。

  她在镜子前面不停的试着衣服,调试着化妆的效果,再搭配不同的表情,一会儿像清纯如水的邻家女孩,一会儿像天真可爱的女儿,一会儿又像情根深种的青梅竹马。这是职业道德,如果说最美丽的东西在最美丽的时刻被最残忍的摧毁,这才能造就最悲的悲剧;那么最美丽纯洁的东西,被最肮脏的亵渎,就会给客人带来最大的快感。

  陈琳琳撇撇嘴,那些只靠卖肉的,哪里会懂这些东西,要不然她收费这么贵,顾客依然是趋之若鹜。

  周五的下午,通往校门口这条路上总是人流涌涌,无数的人从学校各个角落汇集在这条路上,等到出了校门以后,又分散到这个城市的各个角落中。陈琳琳走在他们中间,不疾不徐,安安静静,像一朵白莲花一般孤傲不群,清卓高雅。
  「陈琳琳,这么巧。」有人在身后和她打着招呼。

  这种扮巧遇的套路实在是太老了,她每个星期都会有十几个人与她巧遇,无聊的男孩子。她绝对不会在大学里面谈恋爱,都是一帮被荷尔蒙控制的孩子,思想幼稚、浅薄,和她完全没有精神上的共鸣。但美丽的花朵旁边总少不了蜜蜂,整天嗡嗡嗡的,让她不厌其烦。

  有几个仗着自己有点文采,整天围在她身边献殷勤,拜托,也不看看自己,送的礼物又寒酸,开房都只能开得起学校旁边的快捷酒店。和他们滚床单,他们当然是爽了,可自己呢,除了收获几句赞美,几句爱情的谎言,还能收获什么?
  也有几个富二代。他们是有钱,可与她有什么关系?就算肯送礼物,但那不是钱啊。送一点礼物就想把她哄上床,算了吧,以她的魅力,就算不上床,那些人不一样会送礼物。这些富二代都没有长性,现在对她好,肯送东西给她,不就是因为她纯洁,不愿意上床么。得不到的东西才是最好的,只要上了床,那些富二代迟早会玩厌,到哪个时候,她纯洁的光环也没有了,还会有多少人肯花大价钱送礼物给她呢?

  她在上大学的时候就给自己定了人生规划,在大学的时候要赚到第一桶金,要出第一本书,要保持纯洁美少女的名声,要让自己成为纯洁美少女作家。有这样的名声,宅男们自然会掏钱,自然会把她捧成女神。有了钱,有了名声,她就可以想办法嫁给那些与她有思想共鸣的成熟男人,她要成为邓文迪第二。

  做富二代的女朋友,哪里有做富一代的老婆好。

  现在就是黎明前的黑暗,她的第一本书已经通过了出版社的初审,只是与她在出版规模和宣传费用上有分歧,说白了,要她掏钱。靠身边的富二代?算了吧,她是清纯又独立的美少女作家,这是她的光环,也是获得宅男追捧的利器。
  她停下脚步,慢慢的转过身,看着身后那个跑着过来的男孩。哦,是他啊,某个富二代的舍友,和她在大一某次寝室联谊会上见过,然后就被她迷住,经常出现在自己周围,可只敢远远的看着,不要说打招呼,靠近自己身边都不敢。
  可今天怎么会和她打招呼,是什么给了这个穷屌丝勇气?嗯,好像听那个富二代提过一次,说他们舍友开发了个程序,卖了一点钱,难道就是他?说起这个的时候,那个富二代一副不以为然的口气,估计没多少钱,就这么一点钱,就让他有勇气来打招呼了,果然是屌丝啊。

  那人很胖,偏偏穿着条一条紧身的T恤,臃肿的肚子暴露无遗,下身是一条宽大的运动裤,脚下是一双运动鞋,背着个背包。果然是穷屌丝,哪怕是赚了钱,也不知道买点好行头。

  男孩停在她旁边,呼哧呼哧的喘着气,满头的大汗,头发像是几天没洗过了,软趴趴的,好像顶着个锅盖一样。他努力牵动着脸上的肥肉,挤出讨好的笑容,眼睛显得更小了。

  「你是?」脸上露出疑惑的表情,她是真的不记得他的名字,也不想记。
  「李俊,那个谁谁谁的同学,我们大一的时候见过的。」男孩边喘气边回答,在肥厚的嘴唇唏张间,黄色的牙齿若隐若现。他喘气的动作很大,再加上跑动的影响,汗臭味夹杂着口腔的异味扑面而来。

  果然是理工男!陈琳琳心里下着定义,不修边幅,不讲卫生,这样的人不要说谈恋爱,就算是买她一夜春宵,哪怕出再多的钱,她也是不愿意的。

  她很想掩面而去,完全不理这样的人,但她优雅,知性,单纯,善解人意,可不能给人难堪。

  「啊,我想起来了,是你啊,我记得你,酷酷的那个嘛,咯咯咯。」脸上带着三分恍然大悟,三分重逢的惊喜,三分我还记得你的娇羞,最后一分是你怎么这么久才与我打招呼的娇嗔。

  这样的男孩当然不是她的菜,但怎么说呢,闲着也是闲着,而且宅男的出手是非常大方的。

  「还记得我啊!呵呵呵,你这是去哪儿啊。」他果然露出受宠若惊的表情,挠挠头,锅盖头像破裂的冰湖,裂成了几块。

  真恶心,这估计有一个月没洗头了。

  她甜甜的说,「去见一个同学,你呢?」她可以说逛街,可以说吃饭,虽然理工男一般脸皮比较薄,但也有厚脸皮的,万一他开口说要一起去,或者是请吃饭什么的……拒绝也是一件很麻烦的事情。

  「额,我……我去电脑城,一起走吧。」他有点结巴。

  这当然不能答应了,这人又猥琐,又不讲卫生,万一与这样的男孩传出什么绯闻,她想死的心都有。

  她微羞的点点头,转身朝校门口走去,男孩走在旁边,努力卖弄着自己的才华,什么奖学金啊,什么卖了个程序啊,了不起吗?谁要听这个?她恰如其分的回应着,不时的挑动一下男孩的好胜心,表情带着一点好感,又有一些距离。怎么说呢,还是那句话,闲着也是闲着。

  出了校门,陈琳琳上了她早就叫好的滴滴快车,李俊则朝公交车站走去。哼,果然是穷屌丝,赚了钱也穿个破破烂烂,只知道玩电脑,不知道给女孩买礼物,活该注孤生。

  广州大学距离新天希尔顿很是有点路,天还没怎么黑,星星点点的灯光已经从城市里亮起。

  陈琳琳的心怦怦乱跳,她看着手机,之前她给龙总发了几条信息,到现在依然没有回音。如果不是支付宝里面那两万块钱,她都觉得这是有人在开玩笑,可谁会拿两万块开玩笑呢。

  照片里的龙总西装笔挺,看起来很高档,雪白的衬衫毫无皱褶,他双手插在裤袋里,嘴角带着一点笑容。

  这是别人给他拍的照吧,也许是个女人,还是他喜欢的女人,要不然这么霸道的他,怎么会嘴角带着笑,那又黑又亮的眸子仿佛能透过照片,直勾勾的看到她身上。

  陈琳琳觉得自己又痒了,这是怎么了,难道是爱上了这个人?她现在也是见多识广,客人中有帅哥,有大款,也有身体特别好的。有几个在一夕之欢后还长期保持着联系,大献殷勤,她从来都没有动心过,怎么会对这个只说过几句话的男人动心了呢?

  呼呼,她喘了几口气,平息内心的悸动。

  算了,要professional,要职业,这只是买卖,他出钱买她的肉体,大不了,尽君今日欢。

  夜幕下的希尔顿流光溢彩,富丽堂皇的大堂里飘扬着动听的音乐,在里面出入的人各个都是衣冠楚楚,就不知有多少衣冠禽兽。她还是第一次来这种酒店,刚一进门,靓丽清纯的外表就吸引了许多人的注意,她大大方方的走到前台,对里面的一个女孩说道,「龙总让我来拿房卡。」

  声音不大,但是前台办理入住手续的人都听的清清楚楚,都用异样的眼神看着她,一个OL打扮的女子上下打量了她一下,轻轻的哼了一声,露出个鄙夷的表情。

  无所谓,大家萍水相逢而已,谁认识谁。

  她大大方方的接过房卡,朝电梯走去。「等等。」后面有人叫住她,是刚才一个正在办理入住手续的男人,他西装笔挺,腆着大肚子,头顶已经是半秃。他递过来一张名片,口里说道,「小姐,我们认识一下。」

  小姐,你全家都是小姐,不过是一个贸易公司的老总罢了,她带着微微的羞意,把名片还给他,「对不起先生,我不是那种人。」声音不大不小,刚好可以让前台的那个OL小姐听到,然后迈着骄傲的步伐走进了电梯。

  果然是希尔顿酒店,脚下是松软的地毯,墙上是巨大的液晶电视,站在宽阔的落地窗前,羊城美丽的夜景尽收眼底。房间中央是一个大床,非常柔软,这是她今晚的主战场,在这里她的前面,后面,上面,下面都会被龙总攻击到吧,真期待啊。

  「叮咚」门铃响了,陈琳琳的心狂跳起来,是龙总来了么?她快步走到门口,稍微平静了一下,拉开了房门,不是照片里的那个人,只是一个推着餐车的服务员。

  「我没叫餐啊。」她带着失望问道。

  「您好,这是龙总给您预备的。」服务员把餐车推进了房间。

  晚餐很丰盛,一条清蒸多宝鱼,半只盐焗鸡,一盘白灼菜心,再加上一道例汤。还真是一个体贴的男人,知道她没吃晚饭,或者是,晚上的运动量特别大呢。
  吃完饭,服务员收走餐车,房间里再次安静下来。陈琳琳把大灯关掉,留下一盏台灯,摊开书,这次是《人家词话》。龙总是有房卡的,当他打开门的时候,昏暗的房间里唯有孤灯一盏,灯光下一个清纯如水的女子正掩卷读书,相信这一定会带给他深刻的印象吧。

  天色一点点变黑,陈琳琳的心跳一点点变快,她不时的看看房门,龙总随时都会过来呀。

  「滴」,房门被人打开,陈琳琳猛的抬头,看到有人走了进来,那人又关上了房门。

  「龙总?」她站了起来,说话的声音里带着几分的柔媚,还有几分的忐忑。
  这个霸道的龙总已经出现在房里,马上就可以看到他的庐山真面目,她的心脏狂跳,下体已经做好了准备,就算龙总现在马上进入她也毫无问题。

  「陈琳琳,你不是去见你的同学吗?」内容很熟悉,不久之前刚刚说的,声音很熟悉,也是不久之前刚刚听过,只是语气里不再是惊喜与仰慕,满带着讥讽与嘲弄。

  她就像大冬天里被浇了一盆冷水,从头冷到脚,从内冷到外,所有的绮思乱想都被一扫而空。

  「谁?」她的牙齿格格作响,就像在打寒颤一般,话都说不利索。

  「李俊啊,我们才刚刚分手。」吊顶的大灯被打开,屋内的一切纤毫毕现,站在门口那个人穿着紧身T恤,下体是运动短裤,脚下是运动鞋,可不正是李俊。
  陈琳琳好像全都明白了,也不太明白,还要最后确定一下,「龙总呢?」
  「呲。」李俊嗤笑了一下,「我不就是龙总咯。」

  「无耻。」陈琳琳骂了一句,把书收进手袋里,迈着高雅的步伐,朝门口走去,走到李俊身边的时候停了一停,说道,「钱我会还给你的。」伸手就去摸门把手,抓到又怎样,陈琳琳是陈琳琳,弱气乙女是弱气乙女,只要出了这个房门,能耐我何。

  「慢着。」李俊掏出了手机,在上面点点画画。

  她拉开房门,回头看着李俊,走廊里虽然安静,但也给了她安全感,她现在只是想看看这个叫李俊的还有什么花招。

  「看看这个,要走要留随便你。」李俊把手机递给陈琳琳,转身走进了房间。
  陈琳琳不知道这是什么意思,居然任由她离开,她看着李俊的背影,那背影走到刚才的书桌旁,放下鼓囊囊的背包,拉开拉链,像是从里面不停的掏着东西,放在她刚才放书的地方。

  他就这么笃定她不敢离开?不就是论坛上的几张照片么,尽管暴露的很,但都戴着大大的口罩,哪里能看出是她陈琳琳?至于QQ信息,那就更没用了,反正她联系的QQ只是一个小号而已。

  果然,第一张照片是一张野外露出的,大大的口罩遮挡住了她大部分的脸。
  她划了一下,下一张照片让她大惊失色,如堕冰窟,那是一张背入式性交的照片,口罩只挂在一边耳朵上,她那美丽的脸暴露无遗。这好像是那次植物园里面,她的口罩无意间被碰落,她马上就把它恢复原位了,就这么短短的时间,她居然就被照下来了。

  她不停的滑动着手机,下面的照片出现的地点各异,有野外,有车里,有公园,有酒店,在这所有的照片上,她的脸暴露无遗。

  「砸手机也没用,你懂的。」李俊忽然扭过头来,说了这么一句,还挤了下眼睛。

  陈琳琳的手在颤抖,她想砸掉手机,想关上门扬长而去,但她不敢,看着李俊的背影咬牙说道,「你想怎样?」

  「过来啊,过来告诉你我想怎样。」李俊转过身来,肥胖的身躯依然挡在桌子前面。

  陈琳琳看着那张讨厌的脸,看着那可笑的衣服,心一直在下沉,进去会怎样她不清楚,但是假如离开,她很清楚会发生什么事情。他会到处发散自己的照片,同学、朋友、亲人、父母一定会收到这些照片,他们会知道自己是什么样的人,做过什么样的事情,而她的纯洁美少女作家的梦想会就此夭折。

  过去会怎样?又能怎样,男人能干什么,还不就是那些事情。他能干多少次,十次还是八次,今天就当是被狗咬过,明天洗干净了依旧是纯洁美少女。

  她咬着牙,反手慢慢关上门,一步一步的走近那个肥胖的男人,看着那张泛着油光的脸,一字一顿的说道,「你究竟想点?」

  胖子闪身离开了书桌,露出了摆在书桌上的那些东西:按摩棒,跳蛋,大号的电动阴茎,绳子,蜡烛,口塞,手铐,还有一些她都叫不出来名字的东西。
  「我要这样。」

[ 本帖最后由 皮皮夏 于  编辑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观阴大士 金币 +8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