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武侠古典  »  【禽兽神功】(02)作者:tljtzjzzjj
【禽兽神功】(02)作者:tljtzjzzjj
字数:11649


                第二章

  中午时分,天忽然阴了起来。到得傍晚,终于淅淅沥沥下起了小雨来。刘岩想找个地方避雨,顺便歇息一晚。可是一路上但见林木苍郁,杂草从生,却连一个人家也没有。

  到得天将黑时分,忽然远远的见前面有一座小庙。刘岩不由心头大喜。脚下也加快了步伐。不大工夫,已来到庙前。但见庙门虚掩,朱漆斑驳,已是破败不堪。台阶之上満是荒草。看来此庙已是久弃不用。

  刘岩细看之下发现,荒草之上留有足迹,而且上面沾有湿土,显然来人也是刚刚进去的。刘岩忖道:「嗯,这批人来了大约有半个时辰了吧。如若下雨之前即到就不会有泥印,但要是来得时间长了,足迹也会被小雨冲刷掉了。那么想来里面不是阻击我的敌人。否则也不会只顾避雨,而且连大门也是关着的。」想到这里,他推开门走了进去。

  庙里有五个人在烤火。刘岩进来后,众人一齐转头看来。刘岩一抬头,却见为首的那人正是「正气帮」恩威堂堂主李烈火,其余四人是他旗下最得力的「风云雷电」四大高手李烈火见了刘岩,微微一笑,说道:「刘大哥,你好!我在此等候你多时了!」

  刘岩心中寻思:「我若是并未受伤,李烈火武功要稍逊自己一筹,若再加上风云雷电四大高手相助,那么胜负之数难以逆料,各凭运气而已。但是现在我是内伤未愈,功力最多只剩下五成。而且一旦动手顾忌内伤复发,实际只能使出三成功力。不要说李烈火,即便是风云雷电任一位上来,自己都未必能赢。而且风的『风去无痕』与云的『过眼烟云』两种轻功都是极为厉害。想要脱身看来亦是不可能。」想到这里他反而坦然而入。进了大殿后,他笑着对李烈火说道:「李兄弟,好久不见了,一向可好?」

  李烈火叹了口气说道:「我——还可以。刘大哥,淋了一身雨,先进来把衣服烤于再说。看样了你的内伤可不轻。再这样淋雨可是很容易使伤势恶化。」
  两人围在火边默然无声,隔了好一会儿,衣服差不多干了。李烈火拿出自己的干粮递给刘岩。刘岩坦然接过吃了起来。李烈火在一边也自顾吃了起来。半响李烈火忽然叹了口气说道:「真是世事难料呀!想当年我们常常也是这样一起餐风宿露,一起共同御敌。我们与恨天教一战也就是在这破庙中,那次我们两人都负了伤……,不料今天你我相见却是这种情形!……其实我相信那件事决不是你做的!」

  刘岩说道:「谢谢!」李烈火又极其恳切而深情的说道:「大哥,我在十八岁的那年结识了你。那时候我还是什么都不懂的少年。是你带我一起闯荡江湖,也是你带着我一起加入正气帮。四年前我身陷百草门,大哥你更是千里闻讯,舍身相救。这些情,这些义,我一辈子都不会忘记!」

  顿了一顿,李烈火转过头看着跳跃不定的火苗,缓缓的说道:「自从加入正气帮后,黄帮主对我青眼有加,栽培我,提拔我,重用我!我刚加入正气帮时武功平平。黄帮主还亲自教了我很多武功。他不但是帮主,而且也可算是我的师父呀!因此——,我决不能背叛他!」

  庙内一片死寂。

  刘岩叹道:「我不为难你。你——,动手吧!」

  李烈火转头看着刘岩,倏和拔出一把雪亮的匕首。刘岩知道当此情形,自己动手也是必败无疑,但他也更是不甘束手待毙。

  跳动的火光,这两个昔日的兄弟﹑好友两人二目对视。风云雷电四人也站起来,对刘岩形成了包围之势。李烈火却转头对风云雷电说道:「你们先出去,——到前面十里坡等我。这里的事有我一人就行了!」风云雷电愕然望了望李烈火,然后转身走了出去。等得风云雷电几人走远了。李烈火对刘岩说道:「刘大哥你走吧!以后自己要多保重。南边桃花集有白虎堂的堂主陈六星带着堂内好手坐镇,北边王家村有巫山帮﹑排教﹑丐帮的人。东边是华山派和本帮青龙堂的一应人马,目前只有从黑松林穿过去比较安全。不过你还是要小心,因为现在江湖很多人都想要你性命,不管到了那里都可能有敌人出现!后面黄帮主也快追来了,要走就赶快!」

  刘岩看着李烈火,目光中充満了信赖﹑激赏﹑友情……过了一会儿,他沉声说道:「谢谢你!你——,也要保重!」说完转身大踏步向外走去。

  李烈火忽然说道:「等等!」刘岩闻言停了下来。李烈火继续说道:「不管怎么说……我都要对黄帮主……有个交待。……左手!」刘岩伸出了左手。李烈火眼睛中带中一丝痛苦和无奈,缓缓扬起了手中的匕首,可是他的手却在不停的颤抖着。

  隔了好一会儿,李烈火猛然大喝一声。只见空中寒光一闪,刘岩的左手的尾指被削得飞了起来。李烈火左手一伸,接住这根断指,用一块布包了起来放在怀中,然后头也不回的走了。

  半个时辰后,李烈火赶到了十里坡。风云雷电四人看他空手而来,很是诧异。「风」小心翼翼的试探着问道:「堂主……那个……刘……副帮主,怎么样了?」李烈火冷冷的说道:「他,已被我放走了」四人大惊失色,都怔在当场。隔了一会儿,四人才回过神来。四人本来虽然也猜得到李烈火很有可能会这么做,不然也不用把他们四人支走,当然他们四人也乐得如此,因为这样即使事后被黄帮主知道,自己几人也脱了干系。他们没料到的是李烈火居然这么「坦白」,他们认为李烈火一定会找个什么借口的。

  「云」城府颇深,其实他是黄帮主暗中派来监视李烈火的。此时「云」心中想道:「他这样毫无顾忌的当我们的面说出来,难道是出于对我们的信任吗?还是早就想要杀人灭口,因此不用顾忌?后一种的可能性更大,因为刚才在那座庙里他把我们支走就太显眼了……」想到这里他心头一寒,不由自主的站起身来。李烈火目光如闪电般的看了他一眼,说道:「慌什么?」

  「帮……主……一会儿就来了!」

  云的语音里已带着颤抖。

  「是呀,帮主再过一会儿就会赶到。堂主,你还是先想一个好主意,怎么跟帮主说吧,你放心,我们就当刚才什么都没听见!」

  其他几人纷纷附和。李烈火却摇了摇头,坚决的说道:「不用想,直接照实说好了!我私自放走刘岩已是万分对不起帮主,怎么再能欺骗帮主呢?」

  「风」说道:「可是……按帮规这可是……死罪呀!」

  李烈火摆了摆手,说道:「不用多说了,我心已决!你们放心,我不会连累你们的!」

  过了两个时辰黄升天和李天心等人也赶到了十里坡。黄升天向李烈火问道:「你们可曾遇到刘岩?」李烈火恭敬的说道:「遇到了!」说完把那根手指递了过去。然后说道:「这是他的手指!」黄升天看了一下,然后问道:「那么他的人呢?」李烈火说道:「走了!」黄升天和蔼的说道:「嗯,以你目前的功力要想胜过李烈火却实也太为难你了。不要太在意,他终归逃不掉的。」李烈火说道:「不,他在这之前已经受伤。是我把他放走的!不过此事风云雷电几人都毫不知情。此事全是我一人所为。」

  黄升天听了不由勃然大怒,脸色气得铁青。眼中闪过一道强烈的杀机!
  「你知不知道,临阵擅自放敌已是死罪!」黄升天冷冷的说道。

  李天心忙暗中用手拉了拉黄升天的衣服,向他连连使眼色。黄升天一向对李天心言听计从,虽不知他是何心意,但还是勉强压住怒火,语气一转,说道:「他以前对你有恩,你这样做权当报恩。算了,你先下去吧。」李烈火走出去后,黄升天不満的对李天心说道:「刚才你为什么不让我杀了李烈火。他居然私自放走李烈火,显然是极度桀骜不驯,留着迟早是个祸害!」李天心笑了笑,说道:「不,其实他对你很忠心,要不然他早就溜走了,还等你来杀他?现在你大可好言安慰他,他必定会感激涕零,以死相报。以他的能力必将成为你日后一支不可多得的战力!」

  黄升天说道:「不错!我现在飞禽大法,和走兽神功还未大成,确实需要得力助手!。」

  这飞禽大法,和走兽神功是一种非常了不起的道家功法。但也是一种特别难练的功法。不但要悟性高,而且对人的耐力也是一种考验,往往练成这种功法,要三十年以上!但是后来有一个采花贼却无意之间只要了几年的时间练成了飞禽大法,和走兽神功。而这种方法就是阴阳采补!而这个秘法无意间被黄升天得到!
  但是这个功法虽能速成也有一定的副作用。就是脾气会变得更加阴沉暴躁,人也变得更加淫邪而不自知!

  而因为李烈火放走敌人的事,让黄升天勃然大怒,动了心火。只觉得心浮气躁,坐立不安!这是非正法强练禽兽神功的副作用!他的禽兽神功已练到第七重,如果要灭心火。只有用童男童女第一次交合的阳精阴精,涂在掌心,加以吸收。不但能灭心火,而且让本身功能得到大幅度提升!

  他问旁边的李天心,我练功的鼎炉准备好了没有!

  李天心说道:「已让手下人准备了!只是这儿荒僻找童男童女不易!只从乡下找了一对少年,但是这两人是姐弟。刚刚喂了春药。」

  黄升天说道:「不行!只是春药肯定不行,只有男女在高潮的顶端时分泌的阴精阳精才会是最好的!春药淫乱其身体但不能迷其神志!这样,你让李灵过来!他会迷魂大法!」

  一对少男少女赤裸裸站立在树荫下的草地上,面上毫无表情,跟珠呆滞,向前直视。

  李灵发出一阵哧哧怪笑,道:「帮主您稍等,等会有得精彩表演!」

  说着他双目之中闪动着更加明亮的光芒看向那对少女少男,而手中一对水晶球在日光的照耀下,更让周围浮动着神秘诡异的气氛。

  那个少男和少女都凝望住李灵的眼睛,过了—会,他们面部和全身的肌肉都更加松弛,宛如熟睡之人一般。

  李灵用简短的声调道:「姑娘你正是青春好年华,你开始思春动情了,想有一个男人抱着你亲你!抚摸你的乳房!甚至轻吻着你的阴部!这些是人之常情,每一个人都会走向这一部,所以没有什么好羞涩的!

  而只见那个村女忽然面泛红潮,乳房微微摇颤。紧紧夹住的大腿松了一些。
  接着,李灵举起右手,道:「这个壮健的男子,他的身体很强,而可以使你所有欲望感到满足……」这几句话那村女娇躯间歇地震动,面上挣扎的神情仍然未消失,她轻声说道,但是……但是他是我弟弟呀……我不……能。

  但是声音很小,似乎是说给自己听的。

  黄升天笑道,小李,这次你不灵了吧。

  李灵一咬舌头,忽然脸上闪过一阵潮红,一对眼睛奇光闪闪,更加明亮强烈,他的眼光中似是具有绝强的魔力,使得那少女无法摆脱这种悲惨可伯的命运。
  黄升天忽然心中升起一股强烈的欲望,特别盼望着这个少年,能和这作为亲姐姐的少女抱在一起激烈的交配!

  李灵缓缓对那少年道:「小伙子,你转眼看着你的姐姐!

  那少年果然侧转头望住那村女。

  李灵道:「你看这个女孩她身上雪白的皮肤,丰满高耸的乳房,浑圆结实的大腿,平坦的小腹,还有下面那片芳草地等你去开开垦!现在你的欲火已经升起,你非常需要女人!」

  那个少年抵抗的力量很小!他双目赤红上前两步,把她赤身裸体的姐姐抱住!
  而那少女轻微的挣扎几下就不在动。

  李灵说道:「你看你怀中女孩的乳房多白多娇艳,你一定想用手去抚弄吧,你还没有试过这种感觉吧,好的!快去试试吧!」

  那少年真的用手指轻轻捏着姐姐的雪白的乳房,因为是农村,经常做很重的农活,少女身子也挺健美,一对奶子虽然很大但是一点不下垂,而且充满了活力和弹性。少年的有些粗糙的手指在少女的乳房上抚摸着,滑嫩的感觉让他呼吸慢慢急促起来,下体的阳具也开始挺立!

  而那少女,她的奶子从没被男人摸过。这时也感觉一种迷醉!任由弟弟抚弄着。少年终于开始从丰满的乳房,摸到红嫩如花般的奶头!轻轻一捏,那少女不由轻哼一声!这一声,让那少年更加的粗暴起来,大力的毫无技巧的揉搓着!幸好这少女的身子也粗壮,这种大力的揉搓反而也激起了她的欲望!她的大腿张得更开了!下体私处甚至有一两滴露珠从玫瑰花瓣溢出,顺着大腿向下流着!
  李灵紧接着命令他们躺在地上,

  此时两人都已面色赤红,那壮健少年眼中射出疯狂似的欲光。那村女则轻微地抵抗。

  黄升天觉得心跳加速,血液急速奔流。觉得既紧张又刺激,期待着那人兽之间激动的瞬间!

  李灵说道:「少年!你看这个性感的女孩就躺在你面前!你要做的就是分开她的两条大腿征服她!然后把你的精液全部射到她的身体内!让她给你传宗接代!」
  那个少年果然却分那少女的大腿。那少女想反抗,但是却抵不过少年的力气。两条健美的大腿强行分开!少女的隐私部位完全展现在所有人的眼前。

  那个少年哪见过这般光景?此刻如豹子般扑过去,整个脸都埋在姐姐的两腿间。整个脸在下体胡乱磨蹭着。那少女口中喃喃叫着:「胡子,疼!」

  显然那少年的胡子,把她柔嫩的花蕊擦痛了!此时那少年已尝出味来,不再没头没脸的乱拱。因为那两腿间的溪谷,散发的让所以雄性都迷醉的少女的气息,天然的吸引着少年。他无师自通的用舌头在上面舔着。

  那少女全身都泛起一阵阵潮红!

  黄升天说道:「少女的身体就是敏感呀!」

  这时如果不是手下在场,他都想舔了舔!因为那少女的下体竟然是分外的晶莹剔透,如白玉般。那阴毛只是上面一点点很稀少,反而显得更是让人有一股冲动。此时大腿张开,完全露出时,竟然是分外诱人!

  春药在此时起了推波助澜的作用。少女的下体开始汩汩的向外流着清亮的液体。

  黄升天对李灵说,快让他们开始吧!不要浪费了这些宝贵的阴精!

  李灵点了点头,对那少年说道:「快,把你的JB深深的插入其间!对,那个美丽的桃源洞口就在等着你!」

  那少年,直起身子,一只手扶着阳具。正准备插入进去。但他抬起身子时,让那个悲惨少女看到了样子。她深身一震,小南你做什么?但那少年早已浑然不觉把包皮完全撸到后面,显然是准备插入那温柔的玉蛤中。那少女紧紧的把腿并起来。那少年用膝盖顶住一条雪白的大腿,另外两只手抱着另一条大腿,终于用蛮力把姐姐大腿强行分开!那少女说道:「小南……不要!……不要呀!」
  虽然大腿被强行分开,但那少女不停的扭曲着赤裸的胴体。而那少年又是初哥,根本没有插入的经验,所以龟头在那少女的溪谷的洞口转来转去就是不能进去。有一次差点进去了。那少女一扭腰就插到一边,顶进了少女的腹股沟,而腹股沟在大腿末端,也是少女最柔嫩的所以。那少年一下顶进去,龟头被那些滑嫩的肉夹住,那少女又是一转身,他只感到浑身一阵酥麻,全身一抖,黄升天知道这是要射精的前兆!连忙一个快步过去,在他肾俞穴一点!那少年才开始止住。
  李灵也很是头疼,这少男少女不交合,肯定没有帮主要的阴精阳精!

  这时黄升天说道:「再拿点春药过来!」手下人又拿了包春药过来。黄升天一捏那少年的嘴,把一包春药全倒了进去!那手下说:「帮主!这。这是十次量呀!」

  黄升天说道:「嘿嘿,我知道!如果这少年这时不得交合,必定会全身血管慢慢爆炸而死,死的痛苦无比,惨不忍睹!」

  果然那少年,果然一会儿全身皮肤都变得一片赤红!两只眼也都布满血丝!而下面的阳具明显又能膨胀了一倍!怒筋如虬,更是狰狞。那少年痛苦的说道:「姐,我难受,我难受,快救救我!快救我!」慢慢的他的鼻子嘴角都挣出血来,眼角也开始裂开,血向下流!

  那少女心疼的说道:「小南!小南你怎么啦?」

  那少年说道:「姐,我……我好难受……我快要死了么?……我不想死呀……我还没有……我还没有做过爱呢……就这样死了么?……」

  这时他的阳具还在不断变大!竟然诡异的如同驴的阳具般又粗又长!

  李灵对那少女说道:「现在只有你能救他了!他这只是春药过量,只要和女人交合就什么事也没有!但是半个时辰内如果不能交合。他的全血肉都会慢慢爆裂,一时间不会死,但却又活不了,要哀嚎三天才能死去!」

  这时,那少年的胸膛有一处皮肤开始裂开,那裂纹越来越大!血从那强蛛网的裂纹中冒出来,可怖之极!

  那少女哭道:「小南,姐不让你死!姐不会让你死的!」说着,慢慢的张开雪白的大腿。露出下面的粉红的花蕊。

  「小南,你……你插进来吧!射出来就好了!」说着她伸出手,主动把下面小穴掰开。那稚气的手法,配合这样淫荡的动作让久经这些场面的黄升天都忍不住全身热血沸腾!那少年更是忍不住,用龟头对准了阴部,缓缓的在外面摩擦着。少女把头转向了另一边,全身身躯颤抖着。那少年猛然腰一挺,整个龟头都伸进了少女的小花蕊!那少女啊的一声惊叫!跟着屈辱的泪水顺着脸颊滑落下来而那叫小南的少年,却浑身是一阵舒畅,那热血如沸,全身好像爆裂般的痛苦没有了!取而代之的是龟头顶部的酸麻和柔滑。少年本能般的抽插着!只抽插了十数下,便已达到高潮,一股股滚烫的精液向少女体内注去!因为注入太快,不停的从蜜穴口向外流出!

  黄升天脸色凝重,长长的吸了一口气,脸色变得煞白,两只手掌不停的对搓着,在搓动之间竟然发出金铁交鸣之声!他缓步走过去,在那少年的后背上一拍,那少年此时本已是射精到尾声。但在这拍之下!竟然再也收不住,体内的精液疯狂的向外涌着,仿佛根本就停不下来!

  噗噗噗噗

  足足射了数分钟~ !到最后,那少年深身脱力从姐姐的身上滚落下来!
  那少年首次交合,就射到脱精,对身体损伤极大。以后说不定就不能生育。
  而那少女的小腹因为大量的精液射进体内,小腹鼓鼓的。整个人已陷入半昏迷状态。偶尔抽搐一下,就在浑身荡起一阵阵活色生香的乳浪。稀稀的阴毛仿佛被胶水粘在一起。下体随着抽搐,会有一些白色的液体流出。

  黄升天,盘坐在那少女的胯间。仰首向天,两条若有若无的白气从他的鼻子喷出,然后又能贯入他的口中。不一会儿,他左脸越来越白,而右脸越来越黑,显得异常诡异。

  ,不知为何变得右手异常枯萎,而左手变得异常光滑细嫩如婴儿!他伸出枯瘦的右手缓缓向那少女下体插去!因为本来那少女的下体被少年膨胀过的阳具抽插了许久。所以黄升天的手竟然没有太大的阻力就伸了进去!整个右手缓缓伸进,一直到手肘全部没入才停止!

  黄升天长长的吸了一口气。然后便如雕塑般一动不动!半晌,他才缓缓抽出手,那枯瘦的右手竟然如水晶般晶莹剔透!似乎都能看到里面的骨骼!

  黄升天大笑道:「这次的效果居然大胜之前,看来山里乡下的人精气果然充足!让我第七重得以突破,进入第八重!」

  有影无踪

  黑松林各种杂树灌木丛生,其实并非全是松树,只不过松树特别多罢了。夏天之时由于树木茂盛,林内一片漆黑,因此称为黑松林。到得冬天,大雪过后,整个林内虽也是树木丛生,枯藤阻路,却是明亮多了。

  刘岩在林内正行走间,突见一叶悄然坠地。他心头一动,立时止步聆听。
  林内异常寂静。此时风已止,四周连鸟鸣之声也陡然停息!周围只是死一般的沉寂,刘岩甚至能够清晰的听到自己呼吸与心跳的声音。不知何时一股凛然杀气瞬间在林内弥漫开来。更可怕的是刘岩无从弄清杀气的来源和方向。前面?左面?右面?抑或是后面?都无从把握。

  刘岩知道此时林内步步危险。最好的办法就是以静制动,等待敌人先出手。
  但敌人似乎也很有耐心,不急于动手。双方就这样僵持了有半个时辰。刘岩蓦然想到:「敌人并不着急,但我必须打破僵局,因为一味等下去后面的追兵只会越来越多!」想到这里,他缓缓的拔出了剑。一边全神贯注的观察四周的动静,一边小心的向前走着。林内的杀气却似乎陡然消失了。

  「难道是敌人不敢交锋,已经走了?」

  刘岩在林内又走了一个时辰,周围还是一点动静都没有。刘岩心道:「看来自己是紧张过度,有点草木皆兵风声鹤唳了」紧张的心情不由略略松懈了一些。又走了一个半时辰,天色已近黄昏,黑松林也即将走完。在林内已能够看到林外的大道。刘岩大喜,不由加快了脚步。便在这时,他突然感到脚下一痛,急忙提步,幸好见机的快,伤的不重,低头一看,原来是被一根尖锐的铁钉所伤。地上三三两两倒埋着一些铁钉。地上满是落叶,若不特别注意根本无法发现其中机关。刘岩见了心头不由一凛,心下暗生敬畏之意。他倒不是佩服设下的这个机关,而是这人先是在自己入林之后顾布疑踪。然后立即消失再也不出现,让自己一直紧张疑神疑鬼,进而开始麻木懈怠下来。最后却在林边布置了机关。大凡人在即将步出危险之时,总有瞬间的喜悦和松懈。敌人把握拿捏的恰到好处,可见其心计智谋之深确是非凡。

  刘岩刚要察看脚底的伤势,突然一块巨石从头顶骤然砸下来!刘岩情急之下,急忙后跃。由于脚下用力过猛,铁钉大半都戳了进去,立时之间一只脚痛的无法行走。那知道还未站稳,「飕」的一声不知道从哪儿射来一只劲箭。箭势犀利,迅若流星。刘岩退让不及,只得一仰头,只觉得劲风飒然,这箭擦着面门飞了过去。刘岩惊了一身冷汗。他把手中的长剑舞成了一团光幢,护在了身周。然后这才举目四顾搜索敌踪。但是四周目光所及之处全无人影。林中虽然树木很多,但是此时枝叶并不茂盛,无法藏得住人。敌人到底藏在哪里?难道他会隐身法不成?
  刘岩不停的舞着剑。他知道敌人一定就在自己身边,窥视着自己。这样不停的盲目舞剑,只能防得住一时。稍一懈怠就会为敌所乘。

  敌人的下一波攻击不知会是在何时何地突然冒出来。四面八方都好像有敌人隐匿,自己却又偏偏什么也看不到,刘岩只感到刹那之间宛如身处噩梦之中!
  刘岩知道这样舞剑最是损耗体力,势必不能持久。舞了一会儿,他停下来,背靠着一棵粗大的树木站立着,凝神倾听周围的动静。突然他感到后背一凉。刘岩反应迅速之极,急忙一纵身离开了原地。手中的剑闪电般循着敌人攻击的方位砍出了一剑。「笃」的一声原本背靠着的那棵树被砍成了两截,树的中间竟然是空的!敌人透过这个空心树刺了他一刀。刘岩后背被刺了一个半寸多深的伤口。幸得他反应迅速,在刀刚刚触及皮肤的瞬间就急忙让开,否则早已被敌人钉在了树上!

  刘岩突然想到了杀手界的如同鬼神般令人敬畏的传奇人物——杀人王。据说杀人王是从东羸而来,本身的武功虽然并不十分可怕,但是他出手奇诡,且精通伊贺忍术。来到中国后又潜心修行奇门遁甲和机关消息学,使得他更是如虎添翼。江湖中人只知道他是一名独来独往的杀手,具体姓名武功不详,更没有人知道他的真面目。他还有一个外号叫做「有影无踪」。无影无踪并不可怕,无影无踪往往只是因为其人早已远去。有影而无踪才真正可怕,你可以「看见」他,但无法攻击他,因为你「看见」这个影往往正是诱你上当,引你错觉的幻影﹑虚影!
  虽然他被称为「杀人王」,其实他杀死的人并不多。先后一共仅有二十多人而已。但是这二十多人却都是真正的强者,各自在武林中都有一席之地。出道以来他从未失手过。在这二十多人之中有一个是大内侍卫头领。他事先听说有人雇佣「杀人王」来杀他。他吓得身边寸步不离的带着二三十名侍卫,一直躲在宫中不出来。但是最后还是莫名其妙的死了!另外一个人是少林俗家弟子,听说「有影无踪」来杀他,急忙躲在少林寺寻求庇护。可是最后也是无缘无故的死在寺中!
  刘岩想到这里心头不由的一紧,瞳孔一阵紧缩,眼神却显得更是犀利。敌人的强大反而激起了他的无穷斗志和万丈豪情。他大声喝道:「有胆量的就出来和我堂堂正正的比一场!」

  四周一片寂静。刘岩眼睛的余光瞥见左边的一棵大树好像向自己「走」了一步,并且隐隐有一身沉闷的「咳嗽」从里面传出来。刘岩刚要用剑去刺那大树,只听得「砰」的一声那棵大树蓦然自行爆裂。从里面走出来一个中年大汉。刘岩本以为擅长隐身的高手一定是天生瘦小的体型,却不料杀人王居然是一个身材魁梧的大汉!杀人王的手中的兵器模样极似刀,但却细而长,刀的尽头弧度又是特别大。刀柄也是寻常刀柄的三四倍长。这种古怪的兵刃刘岩出道还从未见过。
  杀人王冷笑着说道:「被我杀死的人事前都以为,我只是擅长一些旁门左道之术,出其不意的杀人罢了。但他们临死之前才知道错了!———,好!今日就让你也见识一下扶桑白木派绝技『心眼刀』!」说完,一刀向刘岩斩来。看那刀的来势,斩的目标居然是刘岩的左脚尾趾趾尖!刘岩错步让开。杀人王刀意未尽,一转手腕刀尖上扬径自向刘岩的耳垂挑来。刘岩没有料到他的刀如此快又是如此怪,勉强避开却也惊了一身冷汗。杀人王连出了十多招,刘岩也跟着退了十多步。
  杀人王的刀法诡异之极,每一刀都是斩向敌人无关紧要的部位。刘岩久历江湖却也从未见过如此打法。有一次他刀的目标居然只是刘岩的发梢!当然他既然这样出刀,定然有其特异之处,刘岩丝毫不敢被其兵刃带上。

  一时之间刘岩不知该如何应付,只能一步一步的后退。

  太阳缓缓的落下山去了。林中渐渐升起一层淡淡的雾气。两人犹自斗得正酣。忽然刘岩觉得有点异样,但是又说不出什么地方不对劲。他眼睛陡然一花,险些中了一刀。他心中暗暗吃了一惊,却也只是认为连日的逃亡与厮杀使自己体力透支过度,而引起的头晕眼花。他不知道其实这薄雾是杀人王使出来的「烟雨如丝」,薄雾之中毒性虽然不烈但是却能麻痹人的神经,使人的反应不知不觉变慢,久而并能使人产生幻觉。

  刘岩与杀人王又斗了三五十个回合已经渐渐的摸清了他出招的路子。但是他表面上仍显得手忙脚乱,被打得节节败退。在后退之中,突然一步踏的稍大,脚下一滑,身体也跟着一歪失去平衡。杀人王见到这个难得的机会哪里肯放过,一刀平胸向刘岩削来。不料这一招正是刘岩故意卖的破绽。只见他下身不动,上身凭借腰力向左边硬生生的移开半尺,避开了这一刀。同时手中剑一招「凤凰归巢」从下往上向杀人王的小腹挑去。杀人王招术使得老了,退避不及微一迟疑间,已被长剑开膛破肚,鲜血「蓬」的一声四处飞溅。刘岩也不料这一招居然如此轻易的杀了杀人王不由觉得一阵惘然。杀人王的鲜血也淋了他一身一脸。

  刘岩看了一下杀人王的尸体,转头刚待就走,忽然觉得脸上被鲜血溅到的地方有点麻痒痒的,连忙用衣袖擦了一下。那知道一擦之下不由吓了一跳。原来脸上的鲜血竟然是惨绿色的!再回头看看刚才地上的杀人王的尸体,却早已不见。地上唯余一只削破的皮囊和一节枯木。刘岩看的心头一寒。这时候杀人王忽然从地面上「冒」了出来。他的脸上带着阴恻恻的笑容,说道:「太可惜了。好不容易找到一个对手,这简单的『移花接木』障眼术,你居然都识破不了!我本来可以轻易的在此时到你背後暗算你。可是一想已经没有这个必要。因为刚才你被『黑煞神血』淋中。一个时辰之内必死无疑」

  刘岩又惊又怒,大喝一声,一招「电照长空」猛的劈面削去。杀人王不料他身中剧毒,仍是出手如电,猝不及防之下,左臂被这一剑所割伤。

  杀人王退后一步,大怒道:「让你见识一下心眼刀真正的威力!」说罢,双手舞刀在空中抡了半圆向刘岩当头劈来。刀未至,刀风已经激的地上四周的枯叶纷纷碎裂!刘岩一面以内力逼住毒性,一面与杀人王苦战,渐渐的感到有点吃力起来。

  两人又斗了二三十招,忽然杀人王一招「星海云涌」向刘岩左肩削来。刘岩挺剑架住。杀人王蓦的左掌一翻向刘岩右肩劈去。刘岩纵身相让。他本想向右避开一尺二寸。不料由于身中剧毒,一边逼毒一边应付杀人王内力损耗过大。这一个滑步只滑出了不到一尺。刘岩的右臂立刻被杀人王一掌击中。刘岩膀骨受了伤,右手中的剑再也拿不住。他连忙以左手接住剑与杀人王苦战。

  夜色早已降临,一轮金黄色的明月把大地照的如同白昼一般。月光下杀人王与刘岩犹自狠命相扑。两人来来往往又斗了十多个回合,刘岩左手使剑毕竟不灵活。一疏神间胸口又被打了一掌,这样身形更见迟缓。

  又撑得四五招,刘岩的左臂也被重重的砍了一记手刀,左手中的剑再也拿捏不住「呛啷」一声掉在地上!刘岩此刻只觉得五内如焚,胸口血气翻涌。戒杀大师所打的内伤也被诱发,一口鲜血直欲夺喉而出。杀人王得意非凡,哈哈大笑道:「想不到名震江湖的正气堂副堂主刘岩也不过如此罢了!」

  刘岩见他得意忘形,忽然灵机一动,竟拼着损耗真元,运起「紫阳真气」把口中的鲜血向杀人王的脸上喷去。杀人王猝不及防,刚要躲闪已被布满罡气的鲜血喷个正着。霎时间双目皆盲!

  刘岩大喜,立时把浑身残存的内劲全部贯注于左脚,一招「猛虎绞尾」向杀人王的胸腹踢过去!本来杀人王虽然此时双目皆盲,但是刘岩此刻重伤之下也万万不是其敌手。可惜杀人王乍然之间双目不能见物,不由的心慌意乱,这一脚竟然没有避开。杀人王被踢得飞出去七八尺远,口中鲜血狂喷,胸口肋骨断了三四根,躺在地上动弹不得。而刘岩这一脚用力过猛,全身伤口全部崩裂开来。这一来伤上加伤,一时也是无法动弹。

  这时候两人中不论谁先能动都可以轻易的将对方置于死地。

  时间缓缓的流逝着。天已全黑。二人都在一边凝神运气疗伤,一边看着对方的动静。朦胧之间刘岩见到杀人王竟然缓缓的站了起来!刘岩大吃一惊,没料到杀人王这么快就能站起来。他心头大急,奋力想站起来,可是勉强站起复又跌倒。杀人王能够这么迅速站起来,一来是因为他伤得没有刘岩重,二来是他学的忍术中有一种「返命术」,能借地气迅速疗伤,并暂时压制住身上的伤势。

  幸好此时杀人王双目已盲,不知刘岩身在何处,究竟怎样。但杀人王却知道刘岩所在的大致方位。只见他全神戒备慢慢向刘岩这边走来。刘岩此时真气不能凝聚,看着杀人王步步进逼不由心急如焚。杀人王终于从刘岩的呼吸声中判断出他所在的准确方位,不由狂笑道:「哈哈哈……刘岩你不要再白费力气,你受的伤太重了。我从你的呼吸声中己听出来你的内息进入岔道,短时间之内是无法恢复的!我始终是最强的!」顿了一顿,他又怒气冲冲的说道:「你这个混蛋居然敢弄瞎我的眼睛!今天我一定要把你碎尸万断!」说完挥刀向刘岩砍去。刘岩此时丝毫动弹不得!可是他不但不惧,目光中反而露出淡淡的笑意。

  只见空中血光一闪,一颗头颅飞出去七八尺远!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夜蒅星宸 金币 +11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